知识点亮生活,认知改变命运。 

分享:

竣奥读书

公众号

首页 >> 得道课程 >>心理学-武志红 >> 021 —念之转:你就是我
详细内容

021 —念之转:你就是我



  本周的前两讲,我们分别讲了两个“我们最难面对的平实之物”,一个是自体的虚弱,一个是关系中的恨。今天我来给你讲—个方法,叫做“一念之转”,可以让我们充分意识到,说别人如何不好时,实际上说的是自己。


  这个方法来自美国作家拜伦•凯蒂的同名书《一念之转》,原则非常简单:我们针对别人的想法,都可以拿来用到自己身上。一旦明白这一点,就可以转化自己的心



  凯蒂为“一念之转”发明了一个练习,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问自己六个问题:


  1.你不喜欢谁(或某件事)?那个人(或那件事)激怒了你吗?


  2.你希望他们如何改变?


  3.什么是他应该(不应该)去做、去想、去感觉的?你有什么建议吗?


  4.为了要让你开心,他们要给你些什么或为你做些什么?


  5.你对他们的想法是什么?


  6.什么是你不想跟这个人、这件事、这种情况再次经历的?


  第二部分是就上面每一个问题,再问自己四个问题:


  1.这是真的吗?


  2.我确定是真的吗?


  3.当我持有这个想法时,我有什么感觉?我会因此怎么对待自己?我对别人又有什么感觉,又因此想如何对待别人?


  4.如果没有这种想法,我又会如何?第三部分是反转思考,就是把句子中的“你"和“他"转成"我”。


  例如,第一部分如果你有个念头是:"他这么显摆,我讨厌他!”,那么到了第二部分,问自己的问题就是这是真的吗?当我认定这个想法时,我对他的感觉是怎样的,我想怎么对待他?


  到了反转练习中这个念头就可以变成“我这么显摆,我讨厌我这样!”


  凯蒂在她的《一念之转》这本书中有大量的实例练习,读这些例子,相信会带给你很多震撼,推荐给大家。


  这其实就是我们一再讲的“投射”。我们怎么看待别人,其实都是把自己的内在投射到了别人身上。特别是我们会把自己的“坏”投射给别人,而这周我们讲了最不喜欢的“坏”有两个,一个是关系中的恨,一个是自体的虚弱。


  投射的逻辑非常简单,我们在头脑上弄明白这一点很容易,但真正体验到并活出来,非常不易。


  我来讲讲自己的故事吧。


  大概在上中学时,我就知道自己是个“滥好人"。上大学学习心理学,我就知道世界是相反的,“滥好人”是在防御自己内在的“坏”,所以我这个好人内心中,住着一个坏人,我表现得越好,我内在这个坏人就越坏。


  这个道理非常简单,但我内在的坏,太难活出来,因为头脑层面的认识容易,身体层面的体验很难。


  研究生时,我得了抑郁症,这份"坏”幵始展现了。得抑郁症前,我在和一位朋友的妈妈合作做小生意,但得了抑郁症后,这位阿姨找不到我了,她很着急地和女儿聊起我的事,她女儿说:放心吧,武志红答应你的事,他肯定会做到。


  可我真做不到了,以前那个一诺千金的武志红,开始不能兑现承诺了。我很内疚,但心理学知识帮到了我,我知道自己是个太容易对别人好、太容易做承诺的人,如果我的承诺都兑现,我就没法活了,所以竟慰自己,没让自己被内疚淹没。当时不仅这件事没法遵守承诺,其他各方面事情基本都做不好了,后来因此研究生多读了—年才毕业。


  毕业后,这个好人感还是深入骨髓,简直就像是基因一样不能改变,但同时我身边就总岀现一些“坏人”。我是谦虚的、没有金钱欲望的、善解人意的、非常好相处的,而这些“坏人”,则是自恋的、拜金的、不管不顾的、有一点小事就会很暴躁。对于这些“坏人”,我总是看着不顺眼,可我又和他们走得很近,这些人中有我的密友,有我的恋人,以及合作伙伴。


  和“坏人"相处,你不能再简单地做好人,否则会吃大亏。所以在和他们的摩擦碰撞中,我也逐渐地“坏”了起来,开始不善解人意,开始计较,开始坏脾气。


  2012年6月的一个晚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事情发生了,我连续做了三个印象深刻的梦,而第三个梦的男主人公,是一个坏人。在这之前,我梦里的主人公从来都是好人。我个人认为,这就是说此前即便在潜意识里,我也不接受自己是一个“坏人”。


  这个梦带给我很多转变,我的脾气变得更坏。与此同时,我的收入开始急剧增长,原因很简单,开课时收费高了,有人请我出去讲课费用提高了,岀书时要的版税也提咼了O


  到了2015年3月,一件更严重的事发生了,我在和一位来访者咨询时,极深地碰触到我的黑色生命力,它以一种视觉幻觉的方式呈现出来。这件事就像是武侠小说中那样,一下子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我那压抑着的生命能量开始爆发,身体也出现了各种好转。


  此后,我还出现了一系列奇妙的体验,都像是这个黑色生命力不断转化的过程。所谓黑色生命力,我觉得就是"恨意”。


  常读我文章的用户会知道,我有各种奇妙的梦、意象和体验,这些都是复杂之事,但它们其实是为了逃避“最难面对的平实之物”而发展岀来的。刚才讲的是“恨意”,也就是黑色生命力,我的滥好人也是在防御这份坏。这份“坏”在我没有深刻碰触并容纳时,会把它们投射出去,因此觉得周围人怎么这么坏。实际上,看别人的坏时,也许真的是我不想看到的自己的坏。


  接下来再说说另一个“最难面对的平实之物”,我的“自体的虚弱”。


  到了2017年,我开始有了一些非常简单的梦,这才是我最难面对的。一次是我勢见自己額头正中间有一个脓包,戳开后,里面竟然就是一个空洞,然后我一下子就被吓醒了。醒来后,我没办法再使用我的解梦法,就是身体保持不动,让各种可怕的体验在身上流动的方法。这个看似简单的梦,超岀了我的承受能力。对此,我个人的理解是,我那十几本书、几百万字,构建了一个文字的、思维的世界,但它们可能是空的,是我为了逃避自体的虚弱而发展起来的。


  还有一次,我梦见自己在一个灰色调的、破败的废墟里,有一个书架,书架上有一个四页纸的笔记本,上面有女性娟秀的字体,是梦里唯一的亮色。这个梦醒来也让我难受至极,我觉得这就是我家庭的写照。当爷爷奶奶和其他族人,给我“老好人”的父母扣上不孝之名、攻击我们家时,家成了废墟,而我妈妈是初中毕业生,那个年代,一个村都很难有一位女性初中毕业生,我把这个感知为是家里仅有的亮色,因此产生了对文字的深度认同。


  这份认同让我一直喜欢读书,成绩一直算出色,最后靠它找到了安家立命之本,最终我成了家庭的保护者。但发展出这些,既是为了对抗,也是为了逃避家庭的虚弱,家庭的虚弱和我自体的虚弱是一回事。


  这是一个很深的自我暴露,也许会让一些曾将我理想化的用户听了觉得很难过。但我想作为这个专栏的主理人,我需要讲一下我真实的故事,让大家看到写下这些文字的作者的真实心灵。


  我一再说,思维是靠不住的,别过度使用思维,投身于真实世界,用肉身和这个世界碰触摩擦,并展开自己的生命。但实际上,我这么做是有困难的,我是经过漫长的时间,不断有意识的努力,甚至像刻意为难自己一样,才有了巨大改变。


  但我觉得这是值得的。当能直面自己心中汹涌的恨意时,这些恨意就逐渐被照亮了,我的生命力因此在增强。当能直面自己自体的虚弱时,我会更有勇气和力量,去面对复杂的现实世界。这两年常常能感觉到,生命力像水流一样,在自己身体上流动,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也因此觉得好像这就是存在的感觉。


  所以,当我们看周围世界虚弱和坏的时候,至少需要意识到,也许这是我们的投射,我们可以使用"一念之转”的练习,让自己有意识的转念。但在我看来,真的完成是非常不容易的。


  我的分享就先到这儿,愿大家和我一样,能直面自体的虚弱和恨,活出自体的坚韧和爱。


  —今日得到—


  1.我们怎么看待别人,其实都是把自己的内在投射到了别人身上。特别是我们会把自己的“坏”投射给别人。一旦明白这一点,就可以转化自己的心念。


  2.当能直面自己心中汹涌的恨意时,这些恨意就逐渐被照亮了;当能直面自体的虚弱时,会更有勇气和力量去面对复杂的现实世界。生命力因此增强,像水流一样在自己身体上流动。


  


竣奥读书  2003-2028   

技术支持: 流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