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亮生活,认知改变命运。 

分享:

竣奥读书

公众号

首页 >> 得道课程 >>心理学-武志红 >> 020 关系中的恨与爱
详细内容

020 关系中的恨与爱

  我们这一周的主题是“最难面对的平实之物”,今天是第二讲“关系中的恨与爱


  关于自体的虚弱与坚韧,我再来讲一个故事。一位美国军人,二战的时候是飞行员,战场上英勇无比,不怕苦不怕疼。但七十来岁时,他去意大利旅游,在街头被偷了钱包,一下子变得瘫软如泥。


  这位军人,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掩饰他自体的虚弱,这一点他做得很成功。可是,钱包被偷这件事,一下子击穿了他,让他呈现了他的虚弱。


  这是瑞士心理学家维蕾娜•卡斯特在她的著作《克服焦虑》中讲的故事,她称之为“反恐惧行为”。意思是这位军人实际上总是处于恐惧中,可他不想要这份恐惧带来的虚弱感,于是走向相反的方向,越是恐惧,越表现得英勇无畏,但当英勇无畏不能控制自己生活时,恐惧就会瞬间击穿他。


  在卡斯特看来,各种夸张的冒险行为,都是“反恐惧行为”。恐惧带给了人自体虚弱感,为了对抗这份虚弱感,有些人表现得异常强大,可这份自体强大感是不够真实的,自体虚弱感才是这种冒险行为的内核。


  这样的故事,从自体的角度看,可以看岀自体的虚弱、强大和坚韧。如果从关系的角度看,还可以看到另一个极为关键的东西,关系中是爱占了主导,还是恨占了主导。


  如果是爱占主导的关系,自体的强大与虚弱不是那么重要,但如果是恨占了主导,那么自体的强大与虚弱就非常重要。像战争行为和被偷钱包这样的事情中,这位美国军人和别人构建的关系,都是恨占主导的行为。在恨占主导的行为中,就藏着毁灭的可能。我强大,就可以免于被你毁灭,甚至转而去毁灭你;我弱小,就可能会被你毁灭。


  昨天我们讲到,自体虚弱感会带来羞耻与恐惧,恐惧是害怕被毁灭,而羞耻是希望自己强大却做不到。婴儿本来想象自己是全能的,结果发现自己事实上是虚弱的,这种对比和落差会带来巨大的羞耻感。


  自体的强大与虚弱,是一个维度。在维度的顶端,是全能自恋,还伴随着毁灭欲;在维度的底端,则是彻底的无助感。所谓彻底无助感,就是当被毁灭的时候,毫无能力保护自己,只能任凭别人摆布。在这个维度顶端和低端的中间部分,是等级不同的自体强弱感。


  像这位美国军人,他以前的无比英勇、不怕疼、不怕苦,都是为了捍卫自己的自体强大感,甚至是全能毁灭感,这是为了避免跌落到彻底无助中,但偷钱包这件事一下子让他体验到彻底无助感。


  这样的事情中,我们还可以说,被攻击者会有被迫害焦虑,他觉得攻击方不是简单攻击这么简单,而是像在迫害自己,想毁灭自己。我认为从最极端的意义上,会觉得攻击方像死神一样无所不能,而自己对此无能为力。


  这时,被迫害焦虑就会发展成被迫害妄想,就是觉得自己的一切不幸,都是有某个人或某种力量构建了一个体系,想置自己于死地。被迫害妄想,实际上是将自己的“全能毁灭欲”投射了岀去。


  自体的虚弱,是我们难以面对的,此外,关系中对客体的恨意也是很难面对的。自体的虚弱,让我们觉得“我没有力量,我弱小,我很差”,而我们在关系中对客体的恨意,则让我们觉得“我邪恶,我是坏的”。


  在第一章“命运”主题中,我们讲过自恋可以基本分为两种:我是对的,我比你强。


  现在我们看到,我比你强,是为了追求自体的强大;我是对的,是为了避免关系中的恨意。


  我们之前还讲过,活在一元关系和二元关系中时,我们会把自身的“坏”投射给客体。所谓的“坏”,也就是这两种:自体的虚弱和对客体的恨意。这两者也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当关系中恨意太多时,"我”就必须追求强大,否则就会被压制甚至被毁灭。


  这时就构成了一对矛盾:为了自体的强大,就得留住自己的恨意,并学习在关系中去表达,然后去击败别人,而不是被击败;可通过表达恨意增强自己时,就会觉得自己“坏”,并惧怕破坏甚至毁灭关系或客体,因而会倾向于压制恨意。


  这一对矛盾从逻辑上讲,会分化岀四种人:有力量的好人、缺乏力量的好人、有力量的坏人和缺乏力量的坏人。但当关系中的恨意太多时,还可能会催生出两种人:缺乏力量的好人和有力量的坏人。


  我一再讲的中国式好人,实际上就是缺乏力量的好人。我们一直被倡导做好人,然而看中国历史的话,你会发现,有一些有力量的、活在全能自恋中的坏人,却创造了历史,经典的人物如刘邦、朱元璋等。


  当关系中的爱意占了主导时,事情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有力量的好人,就会涌现。并且,我们需要明白的是,爱意其实是恨意的转化,恨意是爱而不能。所以所谓的爱意占主导,我认为实际上就是生命力可以在关系中充分展现,当生命力能在自体和客体之间被容纳、被看见并建立连接时,这就是爱意。


  于是,这就再次指向我们专栏一再倡导的东西:不要惧怕表达生命力,不要惧怕表达恨意,关键是不要把恨意变成破坏行为,这样孤独失连的恨意就是黑色生命力,就可以因为被容纳,而转化成热情、创造力,也就是白色生命力。


  我们用这些观点来看看一则新闻事件,一位在读博士生,因为无法忍受导师的“奴役”,投河自尽。这是一件严重双输的事件:这位博士的自杀,太可惜了;他的导师也遭到了惩罚,首先是互联网上的攻击,接着学校也暂停了她招收硏究生的资格。


  根据新闻中提供的一些信息,我们会发现,这位博士常常需要为导师干活儿,其中包括:周末去导师家打扫卫生、装窗帘,平时打扫办公室卫生、为导师拎包、拿水,去机场接送机,陪导师逛超市、擦车,给导师熟人家的孩子做家教,陪导师应酬等 .....


  这些琐事严重侵占了这位博士生的时间,让他做不好基本的科研和论文写作,最终他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关于这位导师的做法,我们暂且不讨论。我想跟你说的是这位博士,从他的微信记录中可以看到,他基本上没有做抗争,可以说,他是一个过于善良的孩子。


  然而,我个人认为,这样的所谓的善良,很有可能是软弱。如果并非是出于善良,而是因为自体的虚弱,不敢去抗争,甚至还有可能因为把软弱当成善良,进而失去了抗争的意识。


  我甚至还可以推测,如果没有充分意识到巨大的恨意,结果这份恨意就很可能转过来攻击自己,导致更为严重的结果。


  你以为的善良,可能是软弱;你以为的恨意,可能是力量。我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的句子。如果我们充分意识到这一点,也许就可以在现实中表达自己的恨意,开始去做“坏人”,并不断锤炼自己的战斗能力,从而逐渐能掌握自己的力量,最终这份力量不会导致破坏,而是导向保护自己、伸展自己,并会促进关系中的连接。


  特别是当面对“剥削者”时,你能表达恨意,能捍卫自己的边界时,常常会获得对方的尊重,最终会促进你们的关系。相信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经历,你本来担心自己的攻击会破坏关系,没想到酣畅表达了攻击后,反而赢得了对方的尊重。我觉得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


  要做到这些,首先要意识到作为一个你以为的好人,你心中很可能就有你难以面对的恨意。


  —今日得到—


  1.自体的强大与虚弱是一个维度,维度顶端是全能自恋,并伴随着毁灭欲;维度底端是彻底无助感;中间部分,是等级不同的自体强弱感。


  2.如果恨占了主导,自体的强大与虚弱就非常重要。爱占主导的关系,自体的强大与虚弱就不那么重要,孤独失连的恨意可以因为被容纳、被看见并建立连接而转化成爱意。


  3.在现实中表达恨意,同时不把恨意变成破坏行为,不断锤炼战斗力,从而掌握力量,最终导向保护、伸展自己,并促进关系中的连接。


  恨占主导的行为中藏着毁灭的可能,自体的虚弱和对客体的恨意构成了矛盾:为了自体的强大得留住恨意;可通过表达恨意增强自己时又会觉得自己“坏",并惧怕破坏甚至毁灭关系或客体,因而倾向于压制恨意。要在不成为破坏行为的基础之上表达恨意,从而掌握力量,最终导向保护、伸展自己,并促进关系中的连接。


  


竣奥读书  2003-2028   

技术支持: 流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