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亮生活,认知改变命运。 

分享:

竣奥读书

公众号

首页 >> 得道课程 >>心理学-武志红 >> 019 自体的虚弱与坚韧
详细内容

019 自体的虚弱与坚韧

  我们这一周的主题是“最难面对的平实之物",今天是第一讲“自体的虚弱与坚韧”。


  我来先讲一个故事吧。我的一位来访者,是一位女士,她在生孩子后的几个月出轨了。我觉得简直可以说她是急不可耐地出轨。为什么呢?通常这种情况下,我们容易理解为这个女人水性杨花,或者说寂寞。但她这个寂寞的理由并不成立,生孩子这些天家人都围绕在她身边。


  我在给她做咨询时,发现关键信息是她岀轨时的那份急切,像是逃避一些什么东西似的。那到底是逃避什么呢?我和她深入探讨后,发现了真正的原因:坐月子期间,丈夫把她照顾得太好了,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你肯定会觉得这不能理解,这怎么能构成出轨的理由呢?


  我个人认为,因为这种照顾,加上坐月子期间的各种身体反应和习俗,让我这位来访者觉得自己退行成了一个无助的宝宝,必须依赖别人。


  这位来访者还发现自己控制不住地想去依赖丈夫,可她一直以来是一个要控制一切的女强人,突然间要放下控制,变成一个无助的人,转而去依赖丈夫,这唤起了她很深的恐惧,于是我们认为她的岀轨行为,最初并不是为了追求情爱,而是为了逃避无助和依赖。


  在“情感”这主题下的第一周内容中,我们讲了自恋和依恋。我认为,我这位来访者的丈夫把她照顾得这么好,就像是一个好妈妈一样,而这位来访者所说的依赖,实际上饱含着依恋的成分。我个人认为,如果这位来访者这个时候信任丈夫的爱,也就是放下控制,是完成从自恋到依恋转变的绝佳时机。但是,这时她反而充满了恐惧。


  但其实我认为这份恐惧很复杂。首先,没有建立起安全依恋的人,当发现可以构建依恋时,会非常担心,万一有一天失去这个关系呢?


  其次,我们前面讲到,这位来访者对于失控的恐惧,是担心自己不能控制的边界之外,有一个敌意的“它”在那里等着自己。


  同时,她也担心,当自己放下控制,展现出自己的真面目,丈夫这个“好妈妈”会看到她丑陋的,也就是充满贝塔元素的真实自我,于是会讨厌她、抛弃她。


  以上都是深层原因,这位来访者直接的感受是无助带来的虚弱感,实在是太糟糕了,她不想要这种“我没有力量我很虚弱”的感觉。


  自身的虚弱,是一种通俗说法,而专业点的术语,就是自体的虚弱。自体虚弱时,容易导致几个问题:


  1.担心外部世界一旦有敌意,虚弱的自己抵挡不了,甚至会被毁灭;


  2.自己这么虚弱,这会引起严重的羞耻感;


  3.因为有严重的羞耻和恐惧,结果导致一个人不敢面对自己;


  4.不能和强大的力量合作,因为这会唤起自己的虚弱感;


  5.容易有圣母病,很容易给别人好处,以此显示自己是强大的;


  这些问题,从头脑上不难理解,而真从体验上去理解它们,常常是非常不容易的。差不多给这位来访者做咨询的同时,我和另一位通常被人们认为也很强势的女性聊天。聊着聊着,我觉得自己天旋地转,简直要晕倒了。把这种感觉反馈给她,她说她也有这种感觉。


  等这份感觉一被确认,我接下来的感觉是累极了,她的感觉也和我一样。我们深入聊了之后发现,那一段时间她的事业遇到了很多问题,但她强撑着,并像超级工作狂一样应对这一切,而这已经超出了她的身体承受能力,可她还是想继续强撑下去。


  通过我的感知,她感知到了自己身体即将崩溃的信息后,她决定,立即停一下,缓一缓,休息一下。再聊下去我发现,在这之前她多次大病一场,就是因为这种硬撑的作风导致的。


  我们得学习尊重自己的虚弱,毕竟谁都有承受极限。但可能这种身体的虚弱和处境中的虚弱,会让我们看到,"我”也就是自体是虚弱的,这种自体的虚弱感会带来恐惧和羞耻,我们不愿意承认与面对,于是选择了硬撑着,直到身体和外在现实崩溃。


  人是容易接受身体的虚弱,而难以接受心灵的虚弱。因为我们把身体视为了一个生理体,好像是“我”之外的东西;而心灵就是“我”,所以心灵的虚弱会让我们觉得,“我”是虚弱的、差劲的,因而会有羞耻感。


  很多人抗拒找心理咨询师,就是因为这种羞耻感。觉得找心理咨询师,就证明了自体的虚弱,就像是一个心灵虚弱的人,在向心灵强大的人找依靠。然而我认为,这也是从自恋走向依恋的开始。


  有一次,我和一个合作伙伴聊天。聊天时发现,他有一个问题是不能和能力很强的人合作,比如他每次请我去讲课,都是硬着头皮请的,按照他的本性,他会选一堆没什么影响力的老师去讲课。虽然请我的话,效果好,但他会不自在。


  我和他深谈下去,看到了非常简单的真相:看上去非常谦虚低调的他,一样是深度自恋的。当他和他认为的强人们一起时,就衬托了他自身的虚弱,这会让他非常不舒服,这份不舒服最终表现为不自在;而和他认为的与自己水平相当的人在一起,就衬托不出他自身的虚弱,他就不必面对这种让他难受的感觉了。


  和自体的虚弱相对应的,并非是自体的强大,而是自体的坚韧。就像我们今天讲的几个故事,当我们追求强大感时,常常就是为了逃避自我虚弱感。自体的坚韧就是,强也可以,弱也可以,不管强的感觉和弱的感觉如何侵袭自己,自己都有一个基本的感觉,那就是“我能行,我能基本掌控我的人生”,即便当我彻底不能掌控我的人生时,我仍然知道失控背后并非死亡,并非深渊,而是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力量,或者是自己的,或者是自己之外的。


  就像米尔顿•艾瑞克森,他在17岁得了脊髓灰质炎而全身瘫痪时,他仍然有空间去思考,医生们对妈妈说他活不下去了,这是糟糕的催眠,而他还能积极面对全身瘫痪的可怕打击,并能对医生们给以嘲笑,后来他还找到了让自己身体重新站起来的方法,最终由此发展岀了他的催眠治疗方法。


  我们之所以难以面对自体的虚弱,既是因为这会带给自己“我很差劲”的羞耻感,更是因为我们担心,当我们自己虚弱时,外界毁灭性的力量,会消灭掉我们。所以艾瑞克森的关键,是即便在全身瘫痪,他的内在心灵中仍然有很强的生能量,这是他自体坚韧的关键。


  由此可以说,自体坚韧就是信任自己内在的生能量,或者说不管在什么情形下,这份生能量都能保持着连续,而不会被切断。一个人内在的生能量的连续保持能力,就是自体的坚韧。


  了解了艾瑞克森家族后,我觉得他们都有这份韧劲。艾瑞克森的父亲,也是在17岁时离家岀走,买了最远的一张车票,下车后就去找工作,见到一个农场主说,难道你不需要像我这么能干的小伙子吗?于是就被雇佣了。


  在这个农场干了一年,爱上了农场主的女儿,去求婚的时候,女孩给了他一个手套。按照当地习俗,给一个手套是拒绝,给一双手套是答应。他难过了一晚上,第二天去找女孩说,你肯定搞错了,你应该给我一双手套的。又过了一年,女孩真的给了他一双手套。


  缺乏坚韧时,我们需要去面对自体的虚弱,不然容易有各种自我欺骗。例如我们会把软弱当做善良,因为对自己说“我很善良所以受伤”时,要比意识到"我很虚弱所以被欺负”,更容易面对。前者会保留住“我很好”的自我良好感,而后者会让人觉得“我不够好”。


  不过,当自体太虚弱时,一个人会根本没法面对这个事实,于是需要把“我不好”这个信息投射到外部世界,变成“你不好”。自体的虚弱和坚韧,并不只是自体的事,要理解乃至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要从关系的角度去理解,这是我们明天的话题。


  ―今日得到♦—


  1.我们得学习尊重自己的虚弱,谁都有承受极限。自体的虚弱感会带来恐惧和羞耻,我们不愿意承认与面对,于是选择了硬撑,直到身体和外在现实崩溃。


  2.人们容易接受身体的虚弱,难以接受心灵的虚弱。因为我们把身体视为了“我”之外的东西,而心灵就是“我”,“我”是虚弱差劲的,会有羞耻感。


  3.和自体的虚弱相对应的是自体的坚韧。自体的坚韧就是强也可以,弱也可以,不管强弱的感觉如何侵袭自己,都有一个基本的感觉,那就是“我能行,我能基本掌控我的人生”。


  划重点


  当不能直面自体的虚弱时,不仅可能会制造岀非常复杂的心灵世界,还会有自我欺骗,会把“我不好”这个信息投射到外部世界,变成“你不好”。


  一个心灵虚弱的人向心灵强大的人找依靠,是从自恋走向依恋的开始。和自体虚弱相对应的是自体坚韧,所谓坚韧就是不管强弱的感觉如何侵袭自己,都认为"我能行”。


  


竣奥读书  2003-2028   

技术支持: 流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