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亮生活,认知改变命运。 

分享:

竣奥读书

公众号

首页 >> 樊登读书 >>生活观念 >> 活出生命的意义
详细内容

活出生命的意义


  我们很难有机会去体验集中营的生活,但我们的精神却时常经受着集中营一般的煎熬。相反,有一些人进了集中营,肉体忍受着地狱般的折磨,精神却依然高贵、独立、平静。这里面一定有关于人生的秘密。


  作者维克多.弗兰克尔二战期间被抓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在那里经历了平常人无法体会的折磨。最终使他活下来的,是他心中赋予自己生命的意义。就像尼采说的“那些没有打败你的,会让你更强!”弗兰克尔将奥斯维辛的经验转化为心理学的意义疗法。当你觉得生活失去方向、没有目标、丧失意义的时候,抱怨、喝酒、旅行都未必能够解决你的问题。这时候你最需要的是看看这本书,然后思考一下你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弗兰克尔的父母、妻子、哥哥全都死于毒气室,只有他和妹妹幸存。他一生都对生命充满着热情,67岁开始学习驾驶飞机,并在几个月后拿到驾照。80岁时,弗兰克尔还登上了阿尔卑斯山。这本书被美国国会图书馆评选为最具影响力的10本书之一。


  【集中营的斗争】对于没有经历过集中营生活的人,很容易对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抱有一种错误的同情心态。外人对囚徒之间为了生存的残酷斗争一无所知。这是一场为了每天的面包、为了生活、为了朋友的斗争。每一次的转移(终点可能是毒气室)就是一次斗争。最重要的是将自己或朋友的名字从转移名单中划掉,尽管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胜出就意味着另一个生命的死亡。对于看守来讲,犯人只是一个编号而已。人们没有时间考虑伦理问题,每个人都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活下去。因此,会尽量设法使另一个号码来取代他在名单中的位置。


  通常情况下,只有牢头才有吸烟的权利。当我们看到狱友吸烟时就知道他已经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而这种勇气一旦失去,就很难挽回。通常几天后他就会死亡。


  【恐怖的入营经历】在看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站牌的时候,火车上所有人的心脏几乎都骤停了。这里意味着死亡。犯人们排着队从一个漫不经心的党卫军军官面前走过,那个军官用手指随意的左边指指、右边指指。作者在经过他面前的时候努力地挺直腰杆,显得精神的样子。军官犹豫了一下,向右边指了指。后来知道,那天90%的人被指向了左边,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块香皂走进了“澡堂”。那里实际上是焚烧室。


  【集中营里的好奇心】脱光衣服,剃光头发去洗澡。作者还试图保留一份科学手稿,被老犯人斥责为“狗屁”。在浴室里每个人焦虑地看着喷头,当发现喷出来的是真的水时,每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相互取笑、打闹。大家发现只有赤裸的身体还属于自己。这时幽默感反而滋生了起来。


  紧接着出现的是好奇心。这种冷酷的好奇心非常强烈。比如作者常常设想自己洗完澡后赤裸裸湿漉漉地站在寒风中该是什么结果?随后的几天,好奇心变成惊讶,惊讶于自己居然没有感冒。一名医生甚至惊呼:“教科书在撒谎!”因为根据教科书的定义我们早就该死了,可我们还活的好好的!很多以前睡觉很挑剔的人,现在不洗澡不刷牙和鼾声如雷的人挤在一起,枕着满是泥浆的鞋子也睡得很香。


  【活下去的秘诀】几乎每个人都想过自杀,最简单的方法是跑去触摸电网。尽管做出自杀的决定一点也不难,但自杀没有任何意义。因而囚犯们在恐慌的第一阶段之后就不再惧怕死亡了,几天过后连毒气室也不怕了。因为毒气室至少可以使他们免去自杀的麻烦。


  一位老朋友(他比作者更早进入集中营)对作者说:“如果有可能,每天刮脸,不论要用锋利的玻璃还是最后一块面包换刮脸工具。只有如此,你才能看起来更年轻,而且刮脸还会使你脸色红润。想活下来,唯一的办法是,看上去能干活。如果你脚后跟起了个水泡,走路瘸了,第二天就会被送进毒气室。刮脸,挺直腰板站立,精神抖擞地干活,你就不用怕毒气。”


  【逐渐变得麻木】刚开始的时候囚徒不忍目睹别人被罚示众。几天或几周后,这种情况会发生变化。进入心理反应的第二阶段,这个囚徒的眼睛将不再躲避这一切。由于感情已经麻木,他看到什么都只会呆呆地站着不动。即使看到一个12岁的孩子脚趾被严重冻伤,医生用镊子拽去变黑坏死的部分,旁观者的感情也是麻木的。


  当一个人快死亡的时候,其他囚徒会接近还没冰冷的躯体。有人夺走死者剩下的土豆泥,换掉他的鞋子、上衣;连只拿到细绳的人都会因此沾沾自喜。


  这些症状最终会使他们对每天每时频繁发生的酷刑折磨无动于衷。正是由于这种冷漠外壳的包裹,囚徒们才真正的保护自己。


  【等待死亡与享受面包】当皮下脂肪消耗殆尽时,犯人们就像骷髅,不断感到身体开始消耗我们的生命。肌肉逐渐消失,身体的抵抗力也越来越差。棚屋里为数不多的人一个接一个死去。每个人都能准确的判断出下一个会轮到谁,自己又会在什么时候死去。有一天当看到一个平日里非常自尊和勇敢的人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的时候,就知道他活不了多久了。他哭的原因是因为鞋子已经破的无法再穿了。


  有时候干重活的人会得到一块面包。犯人们就如何处理每天仅发一块的面包展开了无休止的争论,主要是两派意见。一派赞成立刻吃完,这样的好处是每天至少有一次暂时不饿的机会,而且可以防止面包被偷。另一派持不同观点,他们主张将面包分成几份。最后,作者加入了第二派的队伍。


  【集中营里的精神生活】囚犯对宗教表现出难以想象的虔诚。宗教信仰的深度和活力令初到者惊奇和感动。随处可见临时凑在一起祈祷的情景,这些又累又饿,衣衫褴褛的人蜷缩一团,口中念念有词。


  集中营有时还会进行科学争论,集中营主管医生(也是犯人)邀请作者来参加精神降神会,参加者中甚至还有一名党卫军军官。最终请来的神灵写下了“败者遭殃”的拉丁文。


  有丰富精神生活的人内心的伤害会少许多。他们能把恶劣的外部环境转化为内心丰富自由的精神生活,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集中营里身体羸弱的人比看似强壮的人生存能力更强。


  在忍受各种奇怪的折磨的时候,作者心里最常想到的是自己的妻子。“不论真实与否,我都坚信她的外貌比冉冉升起的太阳还要明亮。”爱是人类追求的最高目标。作者理解了诗歌、思想和信仰所传达的伟大秘密的真正含义:拯救人类要通过爱和被爱。世界上一无所有的人,只要片刻的时间思念爱人,那么他就可以领悟幸福的真谛。


  【艺术生活】囚犯的内心生活可能很极端,他们能体验以前从未体验过的艺术美和自然美。这些美甚至可以让人忘却自己当下所处的环境。大家像圣徒一样的表情欣赏巴伐利亚的晚霞,一名囚犯由衷的感叹“世界多美呀!”囚头和个别违规的军官会组织大家搞联欢会,能够让大家笑一笑的人会得到一些奖励。一个唱意大利咏叹调的家伙甚至得到了桶底的豌豆汤。有一次,臭名昭著的“恶鬼”囚头被邀请朗诵自己写的诗歌。作者为了忍住不笑把嘴唇都咬疼了,这极有可能救了自己的命。作者带头鼓掌,后来还真被分配到恶鬼的手下。幸好当时鼓掌给他留下了好印象。


  幽默是灵魂保存自我的另一件武器。幽默能够使人漠视困苦,从任何境遇中超脱出来,哪怕只是几秒钟。人们最常讲的笑话是假设自己自由后还保留着集中营的生活习惯。比如在参加聚会的时候忘记了自己的自由身份,在分汤时央求女主人“从锅底给舀一勺吧!”


  【命运感】集中营的犯人害怕作出决定,也不敢采取任何主动行为。这是因为他们强烈地感觉到一切皆有定数,不要试图去影响命运,而应该听从命运的安排。有时你得在一瞬间做出意味着生死的决断,有时在转移名单上意味着死亡,有时留下才更容易死。犯人们更愿意让命运替他做这个决断。尤其是在决定是否逃跑的问题上。


  【集中营的最后一天】集中营里的人已经不多了,作者接到任务去埋葬三具尸体。他们想趁机逃跑。可就在准备运送第三具尸体的时候,集中营的大门被撞开了。一辆涂着红十字标志的汽车缓缓驶向操场。车上卸下来不少药箱,每个人都分到了香烟,拍了照,大家感到无比欢快。看守们突然变得随和起来,想赢得我们的好感。可就在大家都觉得自由了的时候,还是有一批人被集中起来烧死了。在之前,作者和他的朋友们还抱怨没有坐上那辆负责转移的卡车上。


  对于回家的犯人来说,最重要的体验是在他经受了那么多苦难之后,除了上帝,他不再畏惧任何东西,那种体验有着无与伦比的美妙感觉。


  【集中营里的两极】在集中营里犯人们普遍表现出冷漠、自卑、嫉妒、易怒。经常会因为分发食物导致群殴。甚至作者也经常想挥起拳头揍人。面对这种环境,人是否还有选择的余地呢?


  事实证明是有的。我们都记得那些走过每一个屋子安慰别人,把自己最后一块面包给了别人的人。这种人虽然不多,但足以证明,有一样东西你是不能从别人手中夺去的,那就是最宝贵的自由:人们一直拥有在任何环境下选择自己态度和行为方式的自由。


  每天人们都会面临抉择,要么保持自我内在的自由,还是抛弃自由和尊严而变成标准的囚徒。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的“我只害怕一样——那就是配不上我所受的痛苦。”


  作者曾目睹一个年轻女子的死亡,她告诉作者“我感谢命运给我了这么沉重的打击……以前的生命让我糟蹋了,我从没有认真考虑过精神完美的事。”她指着窗外:“这棵树是我孤独中唯一的朋友。”


  【让人活下去的不是希望,而是意义(上)】有一天号长F告诉作者“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个声音告诉我1945年3月30号我们会得到解放。”F是一个著名的音乐家,他满怀希望的告诉作者,他坚信3月30号自己会获得解放。距离那天越来越近的时候,F开始生病,高烧。3月30号那天他陷入昏迷,第二天他死于伤寒。集中营里死亡率最高的时刻都在圣诞节前后。不是因为流行病,而是因为多数犯人都天真的以为能在圣诞节前回家,随着希望越来越渺茫,犯人失去了勇气,变得沮丧起来。这严重减弱了身体的抵抗力,导致死亡。


  【让人活下去的不是希望,而是意义(下)】要想恢复犯人内在的力量,必须让他看到未来的某个目标。尼采说过“知道为什么而活的人,便能生存。”这可以作为所有心理治疗师的座右铭。这些任务(也就是生命的意义)在每个人身上都是不同的,因此不可能做一般的定义。如果你发现经受磨难是命中注定的,那你就应当把经受磨难作为自己独特的任务。即使在经受磨难时,你也是独特的、孤独的一个人。对我们来讲,生命的意义包含着从生到死受苦受难这一更广阔的循环。有位狱友刚到集中营时跟天堂达成了一个协议:以他所受的苦难拯救所爱的人免于痛苦。对这个人来说,苦难和死亡是有意义的。


  【意义疗法】与心理分析相比,意义疗法不那么内省和溯旧。相反,意义疗法着眼于未来,着眼于患者在将来应该完成的意义。意义疗法让患者直面并重新认识生命的意义,让他意识到这一意义会大大增强他克服神经官能症的能力。


  在法国的一项民意调查中,89%的人承认人需要“某种东西”才能活下去。61%的人承认自己生活中确有某种东西或者人是自己愿意为止献出生命的。德国的结果与此仅仅相差2%。


  人对意义的追寻会导致内心紧张而非平衡。不过这种紧张恰恰是精神健康的必要前提。在集中营里,那些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有某项使命有待完成的人最有可能活下来。精神健康有赖于一定程度的紧张——即已完成的和有待完成的任务之间的紧张,或者是当下状态与理想状态之间的差距。这种紧张是精神健康必不可少的。人实际需要的不是没有紧张的状态,而是为追求某个自由选择的、有价值的目标而付出的努力和奋斗。


  【存在之虚无】存在之虚无的主要表现是厌倦。现在我们能够理解叔本华的话了:人注定要徘徊在焦虑和厌倦这两极之间。事实上,厌倦所带来的问题要比焦虑带来得多。自动化会导致工人闲暇时间越来越多,而许多人不知道该如何利用这些大量的闲暇时间。


  意义疗法认为,负责任就是人类存在之本质。意义疗法试图使患者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因此必须使他决定自己为什么负责、对什么负责以及对谁负责。而不是来问医生。意义疗法既非说教亦非祈求,既不是道德劝诫也不是逻辑推理。治疗师的作用是拓展患者的视野,是他意识到其生命潜在的所有意义。


  人越是忘记自己——投身于某种事业或者献身于所爱的人——他就越有人性,越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寻找生命意义的三条途径】按照意义疗法,我们可以用三种不同的方式来发现生命的意义:


  1、通过创立某项工作或从事某种事业;


  2、通过体验某种事情或面对某个人(追寻真善美或者爱上某个人);


  3、在忍受不可避免的苦难时采取某种态度。


  【一个案例】有位老人来找弗兰克尔咨询,他很痛苦,觉得自己无法承受妻子死亡的伤痛。


  弗兰克尔问他:如果你比妻子先死,你的妻子会怎样?老人说:那她一定会痛苦万分。“所以”,弗兰克尔说“你现在的痛苦是有意义的,因为它使你的妻子免于承受同样的痛苦。”


  弗兰克尔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帮助其他人找到生命的意义。”


竣奥读书  2003-2028   

技术支持: 流歌网络 | 管理登录